彩票投注

  • <tr id='r8KShI'><strong id='r8KShI'></strong><small id='r8KShI'></small><button id='r8KShI'></button><li id='r8KShI'><noscript id='r8KShI'><big id='r8KShI'></big><dt id='r8KShI'></dt></noscript></li></tr><ol id='r8KShI'><option id='r8KShI'><table id='r8KShI'><blockquote id='r8KShI'><tbody id='r8KShI'></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r8KShI'></u><kbd id='r8KShI'><kbd id='r8KShI'></kbd></kbd>

    <code id='r8KShI'><strong id='r8KShI'></strong></code>

    <fieldset id='r8KShI'></fieldset>
          <span id='r8KShI'></span>

              <ins id='r8KShI'></ins>
              <acronym id='r8KShI'><em id='r8KShI'></em><td id='r8KShI'><div id='r8KShI'></div></td></acronym><address id='r8KShI'><big id='r8KShI'><big id='r8KShI'></big><legend id='r8KShI'></legend></big></address>

              <i id='r8KShI'><div id='r8KShI'><ins id='r8KShI'></ins></div></i>
              <i id='r8KShI'></i>
            1. <dl id='r8KShI'></dl>
              1. <blockquote id='r8KShI'><q id='r8KShI'><noscript id='r8KShI'></noscript><dt id='r8KShI'></dt></q></blockquote><noframes id='r8KShI'><i id='r8KShI'></i>

                新型作戰力量建設要牽住系統思維這個“牛鼻子”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胡金鎖 張勝滿 楊裕強責任編輯:喬楠楠2020-04-07 09:23

                ●新型作戰力量建設——

                牽住系統思維這個“牛鼻子”

                ■胡金鎖 張勝滿 楊裕強

                引言

                新型作戰力量體現著軍事技術和作戰方式的發展趨勢,是戰鬥力新的增長點。新型作戰力量建設是一項長期性、艱巨性、復雜性的系統工程,應以系統思維的理論和方法把準內在規律,加強頂層設計,統籌全面建設,使其有效融入基於網絡信息體系的一體化聯合作戰體系。????

                認清新型作戰力量建設內在規律

                系統思維是以系統論為基本模式的思維形態,從整體與要素、要素與要素、整體與環境之間的相互作用來把握整體,註重整體效益和整體結果,對於我們正確認識和把握新型作戰力量建設內在復雜規律具有重要幫助。

                深刻認識建設要素的作用聚合規律。新型作戰力量建設應將軍事思想、編制體制、作戰運用、武器裝備、人才隊伍、綜合保障等建設要素進行聚合、協調發展。在建設過程中,要重視單項要素的突破,更應加強體系結構的創新和協調發展,需要集納軍事、技術和系統工程等相關領域的專家智慧,確保從多維視角分析解決系統建設問題。

                深刻認識建設過程的動態演進規律。新型作戰力量建設在形成“體系對抗優勢”目標的過程中,通過工程叠代等螺旋式發展,使其結構、狀態、行為、功能、性能等不斷完善,這種能力“湧現”是軍事思想變革、體系對抗需求和裝備技術發展等多因素綜合影響的結果,要求我們在建設過程中把準其動態演進規律,在不斷發現和解決問題中持續推進。

                深刻認識對傳統力量的替代提升規律。新型作戰力量相對傳統力量具有質的優勢,是推動軍隊戰鬥力整體躍升的“新引擎”。受軍隊總體規模限制,新型作戰力量建設過程中不可避免要壓減部分傳統力量規模。新型作戰力量對於傳統力量不是簡單的替代關系,而是通過二者有機結合可產生戰鬥力“倍增”的效果。例如,無人作戰裝備的配備,形成新的“有人+無人”作戰力量,在給傳統作戰力量帶來新生的同時,也使整體作戰效能得到大幅提升。

                深刻認識網絡信息體系融入聯合規律。新型作戰力量建設基於網絡信息體系,面向一體化聯合作戰,將各種作戰力量、作戰單元、系統資源進行有機融合,使得體系成為高效運轉的整體,實現體系能力的聚合。應重點研究作戰任務與作戰單元的優化配置、作戰單元協作結構的優化生成、作戰單元指控信息流程及規則的優化生成、體系資源優化配置的理論和方法,使得新型作戰力量在設計之初就具有融入聯合的特性,真正實現“天生聯合”。

                把握新型作戰力量建設頂層規劃原則

                近年來,新型作戰力量獲得快速發展。但總體而言,新型作戰力量在規模和質量上仍難以適應未來信息化智能化戰場需求,需要按照正確的原則和方法來加強頂層規劃設計。

                合理確定新型作戰力量比例。新型作戰力量建設在擴增規模的同時,應註重同步優化作戰編配體系結構,按照作戰需求和技術發展,合理設置各類新型作戰力量比重比例,有利於更加按需合理調配各類建設資源,避免出現局部某類力量“過度建設”的現象,從而實現軍事效益的最大化。

                促進現有傳統作戰力量轉型。抓好新型作戰力量建設,不是將傳統作戰力量“推倒重建”,而是在傳統作戰力量基礎上轉型建設,應制定合理的轉換方案,避免軍事資源、軍事人才等重復建設,把控好傳統作戰力量向新型作戰力量的轉換節奏,處理好部隊轉型建設過程中的難點問題,積極穩妥推進新型作戰力量建設。

                優化新型作戰力量布勢布局。應根據戰略格局變化,加強新型作戰力量布局布勢研究,及時調整力量布局,確保新型作戰力量建設過程中能夠時刻有效履行使命任務。

                積極培建新興作戰領域力量。新興作戰領域代表了軍事科技發展的方向,是各軍事強國爭先搶占的制高點,其中無人作戰、信息攻防等新興作戰力量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未來軍隊建設發展的方向,對於“補短板、謀長遠”具有重要意義,未來需要不斷增加核心關鍵技術創新投入力度,重點加強培育建設。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