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中奖

  • <tr id='pnakfw'><strong id='pnakfw'></strong><small id='pnakfw'></small><button id='pnakfw'></button><li id='pnakfw'><noscript id='pnakfw'><big id='pnakfw'></big><dt id='pnakfw'></dt></noscript></li></tr><ol id='pnakfw'><option id='pnakfw'><table id='pnakfw'><blockquote id='pnakfw'><tbody id='pnakfw'></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pnakfw'></u><kbd id='pnakfw'><kbd id='pnakfw'></kbd></kbd>

    <code id='pnakfw'><strong id='pnakfw'></strong></code>

    <fieldset id='pnakfw'></fieldset>
          <span id='pnakfw'></span>

              <ins id='pnakfw'></ins>
              <acronym id='pnakfw'><em id='pnakfw'></em><td id='pnakfw'><div id='pnakfw'></div></td></acronym><address id='pnakfw'><big id='pnakfw'><big id='pnakfw'></big><legend id='pnakfw'></legend></big></address>

              <i id='pnakfw'><div id='pnakfw'><ins id='pnakfw'></ins></div></i>
              <i id='pnakfw'></i>
            1. <dl id='pnakfw'></dl>
              1. <blockquote id='pnakfw'><q id='pnakfw'><noscript id='pnakfw'></noscript><dt id='pnakfw'></dt></q></blockquote><noframes id='pnakfw'><i id='pnakfw'></i>

                當了27年教員的侯藝林,做了27年不停轉的“陀螺”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郭曉紅 邊江 張海華責任編輯:喬楠楠2020-04-07 09:32

                “藝林”很忙

                ——記武警指揮學院副教授侯藝林的崗位情結

                ■郭曉紅 邊 江 解放報記者 張海華

                “忙起來”的侯藝林好似一只停不下的“陀螺”。穆晨璐攝

                拎著行李,隨著人流,武警指揮學院軍事歷史與軍事思想教研室主任侯藝林登上了開往遵義的列車。坐到位置上,她無暇欣賞窗外一閃一閃飛馳而逝的風景,只顧在本子上寫著什麽。

                寧夏、山西、重慶、貴州……去年,侯藝林跟著武警部隊理論服務小組一路走、一路講,所到之處反響熱烈。但很少有人知道,這9堂風格迥異的課全都是她根據不同單位特點、利用休息時間準備的。

                侯藝林滿腦子裝的都是工作,就拿眼下來說吧:武警部隊博物館建設方案要完善,本學期11個專題的授課要更新,兩名教員參加優質課評比的提綱要修改……教研室的教員都對她說過這樣一句話:“侯主任,你什麽時候才能不忙呀?”

                侯藝林確實忙。當了27年教員,她做了27年不停轉的“陀螺”。人不高、語速快,走路一陣風、閑話不過三句。不知不覺間,“藝林很忙”成了學院上上下下對她的一致印象。

                “忙起來”才能使課堂“活起來”——

                “一杯水與一桶水的道理不能只懂不做”

                淩晨兩點,學員王磊走下哨位,習慣性地望向窗外的教學樓,那間熟悉的辦公室依然亮著燈:“侯主任還在忙。”

                王磊是侯藝林的眾多“新晉粉絲”之一。他曾被評為武警部隊十大忠誠衛士,長期在基層一線工作,乍一回歸校園生活還有很多不適應的地方。

                “久聞大名的侯主任要上課了。”第一課,王磊做了充分準備,告誡自己要認真聽講、絕不能打瞌睡。

                鈴聲響起,侯藝林噌噌走上講臺。她環視一周,有神的雙眼盯得人心都緊了一下。“誰知道美軍如何總結反思近幾場局部戰爭經驗提出的‘二次轉型’?誰知道俄羅斯創立國家創新機構實施戰略布局的最新情況?”

                見面先提問,兩個問題讓王磊猝不及防,趕緊低下頭,生怕一個對視就“慘遭”點名。這堂課,看上去一開始就遭遇“冷場”,但大家的心神卻瞬間被關進了教室。

                漸漸地,王磊發現戰友們都和他一樣期待著侯藝林的課。“怎樣才能講好課?”侯藝林摘下眼鏡,王磊看到一雙布滿血絲的眼睛。侯藝林毫不吝嗇地向他傳授秘訣:“都說‘要給學生一杯水,教師就得有一桶水’。一杯水與一桶水的道理不能只懂不做,作為一名教員必須不停地充電。”

                侯藝林說到做到,她是網購的忠實擁躉,購物清單裏是滿滿的書籍。無論出差還是休假,她都把各類展覽館作為“打卡”之地,領略厚重歷史、感受國家發展。最後,這些都會呈現在課堂上。

                走進侯藝林的辦公室,最吸人眼球的是占據了整面墻的兩個大書櫃。空閑時,她會拿起一本翻看學習,很多書上都畫滿重點、寫滿體會。

                也正因為如此,侯藝林人氣頗高,有的學員想做些研究,都會來向她討教。她也來者不拒,更喜歡給學員們“加碼”,引導大家不斷拓展研究深度。

                “進了侯教員的辦公室,就像進了‘無底洞’!” 一次,學員劉雙林本想就一個簡單問題與侯藝林做一些探討,不承想硬是被“折磨”了一個多月。這還不算,侯藝林把劉雙林推上了講臺。這堂名為“基層部隊理論學習與對策”的課劉雙林講得頗接“地氣”、風生水起,得到了大家一致認可。很多同學向劉雙林要教案,準備回到部隊也給官兵講一講。“侯主任就是授人以漁的‘能量場’!”劉雙林心中充滿感激。

                “忙起來”才能把擔子“挑起來”——

                “翺翔歷史的天空,更懂得使命不可辜負”

                2007年初,學院組建軍事思想教研室,侯藝林脫穎而出,成功競聘為教研室主任,受命完成武警史學科建設。“這個新建學科涉及面廣、綜合性高,侯藝林能不能白手起家挑大梁?”面對諸多質疑,侯藝林找到學院領導立下軍令狀:一定把這門武警部隊一級學科建成該有的樣子!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侯藝林這只“陀螺”轉得更快。經過數日連續攻關,她初步完成學科建設規劃,定下清晰目標。然而,嚴峻現實依舊擺在她的面前:少教材、無課程、缺教員,本身教學任務又很重,“光桿司令”怎麽當?

                起步雖遇攔阻,可擋不住侯藝林爬坡時的那股“狠勁兒”。她將攻克的第一個難關定在教材上。當時,從體例框架到材料支撐等幾乎都是空白。為此,她先後查閱了軍地20余家圖書館、檔案館資料,走遍了全國大半數的軍史場館,購買的書籍堆滿了書櫃。

                歷史記錄貴在真實,容不得半點模糊。為了弄清一個問題,侯藝林常常不辭辛勞。記得那年,侯藝林利用暑假前往“錢塘江守橋模範中隊”實地查證史料。在中隊第34任指導員葉陳雲的幫助下,聯系上歷任10多位主官,提前定好了拜訪行程。

                南方夏季多雨潮濕,加之多日連續奔波,侯藝林臨行前突然發起了高燒。“要不先休息一天?”葉陳雲心疼地問。“定好的事不能輕易更改!”侯藝林不顧勸阻冒雨登車。那次,她累計行程1500多公裏,力求還原每一個歷史細節。

                積沙成塔,集腋成裘。侯藝林用腳步丈量歷史,用心血澆灌圖文,足足25萬字的武警史教材詳細記錄了武警部隊發展沿革,填補了一項重要的學術空白,被全國、全軍各圖書館爭相收藏。

                “翺翔歷史的天空,更懂得使命不可辜負。要明確去哪裏,要先搞清從哪來。”工作實踐的不斷積累,讓侯藝林愈發認識到歷史對部隊官兵的教育和激勵作用不可或缺,更督促她忙著擔起肩上責任。

                近幾年,部隊各級都在完善軍史場館體系建設,侯藝林成了很多單位的編外顧問。在兒子的印象裏,母親是“7×24”全天候待命。一個周末,本來全家約好出行遊玩,臨出門前電話響起:一名畢業學員發出求助,想讓侯藝林為其單位建設史館給些意見。

                紅四軍軍部特務連、國家政治保衛大隊、中央警備團……侯藝林將這支部隊的90年歷史捋得清清楚楚,還提出了一些方案設想。電話兩邊聊得熱火朝天,兒子在一旁急得直跺腳。看兒子在一旁實在等不下去了,侯藝林邊打電話邊對他說:“我今天就不陪你們了,你們註意安全,玩得愉快!”

                一家人相視苦笑,卻早已習慣。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