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官网

  • <tr id='WjjcCq'><strong id='WjjcCq'></strong><small id='WjjcCq'></small><button id='WjjcCq'></button><li id='WjjcCq'><noscript id='WjjcCq'><big id='WjjcCq'></big><dt id='WjjcCq'></dt></noscript></li></tr><ol id='WjjcCq'><option id='WjjcCq'><table id='WjjcCq'><blockquote id='WjjcCq'><tbody id='WjjcCq'></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WjjcCq'></u><kbd id='WjjcCq'><kbd id='WjjcCq'></kbd></kbd>

    <code id='WjjcCq'><strong id='WjjcCq'></strong></code>

    <fieldset id='WjjcCq'></fieldset>
          <span id='WjjcCq'></span>

              <ins id='WjjcCq'></ins>
              <acronym id='WjjcCq'><em id='WjjcCq'></em><td id='WjjcCq'><div id='WjjcCq'></div></td></acronym><address id='WjjcCq'><big id='WjjcCq'><big id='WjjcCq'></big><legend id='WjjcCq'></legend></big></address>

              <i id='WjjcCq'><div id='WjjcCq'><ins id='WjjcCq'></ins></div></i>
              <i id='WjjcCq'></i>
            1. <dl id='WjjcCq'></dl>
              1. <blockquote id='WjjcCq'><q id='WjjcCq'><noscript id='WjjcCq'></noscript><dt id='WjjcCq'></dt></q></blockquote><noframes id='WjjcCq'><i id='WjjcCq'></i>

                一封來自康西瓦烈士陵園的信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衛雨檬 李蕾 張強 唐帥責任編輯:張詩夢2020-04-06 11:06

                巍峨的喀喇昆侖山上,康西瓦烈士陵園成為不朽豐碑。牛德龍攝

                李引蘭老人很多年都沒有收過信了。

                2020年初,臘月裏村子的各家各戶都在忙著打掃除塵。那天,正在自家院子清理雜物的李引蘭老人,接到一封特別的來信。

                寄信人:楊寶民。信封上的這個名字,李引蘭老人從未與之謀面。

                這封來自康西瓦烈士陵園的信件,從新疆和田出發,翻過雪山達阪,經過數次轉遞,最終抵達甘肅省天水市秦安縣。這是烈士王虎兒的家鄉,距他犧牲後的安葬處,隔著3000多公裏的路程。

                老人拿著信的手,微微顫抖著。李引蘭是烈士王虎兒的弟媳,自從嫁入這個家門,她就知道“家中大哥打仗犧牲了,埋在了很遠的地方”。可這些年來,一直沒有他更多的消息。

                家裏人始終牽掛著烈士王虎兒。“公公婆婆走時,喊著他的名字;丈夫走時,遺憾沒能親自去大哥墳前拜拜。”李引蘭老人說,“現在終於等來了大哥的消息。”

                山高路遠,歷經波折,這封為康西瓦烈士陵園烈士尋親的信件背後,是一群從未放棄的人。

                去年夏天,以退役老兵楊寶民為首的誌願者團隊,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退役軍人事務廳、南疆軍區有關部門大力支持下,展開了為康西瓦烈士尋親的活動。

                “經過近一年的尋親,安葬在康西瓦烈士陵園的108位烈士中,已有59位烈士的親屬被找到。”楊寶民說。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